我要啦免费统计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天路在线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2018年1月24日,星期三,13:31   
 
圣 经

怀 著

社 区

堂 址

留 言

日 落
首 页文 章书 籍专 辑教 会健 康音 乐影 视图 片百 花探 索问 答供 求
当前位置:文章 > 科学与信仰 > 万物之源──科学与圣经的结合

浏览字号:

第十四章 时间问题


  与“地球存在多长时间?”这个醒目的问题联系在一起的诸多问题是最具吸引力的。几千年来,人们怀着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一直在试图揭开这个小心看守着的秘密。

──地质学家阿瑟·霍尔姆斯1        

  时间是什么?我们都知道它是什么!……是吗?事实上它真的是一个难以定义的概念。对于时间,我们没有像听和看那样的特定感觉器官。因此就产生了一些新颖的定义,比方说:时间是防止一切事物都同时发生的自然方式;或时间是我们喜欢去消磨而最终却消磨了我们自己的东西。时间是一种现实存在,还是仅仅是我们头脑中抽象出来的概念呢?时间能够改变吗?量子力学的理论认为它可以被空间改变。时间在过去是一直存在的吗?它将来会永恒存在吗?永恒又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时间在过去并不是一直存在的,那么在它开始之前都发生了些什么呢?没有简单的答案可以回答这些有趣的问题。

  我们不得不用许多奇巧的设计来计算时间,比方说年历、伦敦大钟或是原子钟,它们都证明了时间概念的用途。若不考虑过去、现在和将来这些与时间有关的因素,我们很难让我们的存在被赋予意义。虽然时间本身是令人迷惑的,但它又显得那么真实。当你冲进火车站,而当天最后一班火车正离站驶向远方时,时间的真实性一定会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时间是普遍的科学观点与圣经观点之间最具争议性的问题之一。我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因为那些显著的不同是确实存在的。圣经上谈到的近期创世可能发生在不到1万年前,而进化论则认为生命体的发展应历经了几十亿年。既然圣经没有否定一个古老宇宙的内容,那么这个差异就未必如通常所推测的那么大。2然而,根据圣经所说,地球上生命的创始是一件较为接近近代的事情。生命在地球上的存在,究竟如许多科学教材宣扬的那样有好几十亿年,还是如宗教史上所表明的那样只有几千年呢?

  各种生命形式的进化需要一段时间让那极不可能的假定事件发生,3并且进化论的解释也大量依赖很长的年代。如果你让一条柳叶鱼自然而然地变成一头大象,那叫幻想,但是如果你花上几百万年的时间去改变,那就叫进化论。然而,一些研究显示,宇宙的悠长岁月却短得让人无法接受进化论的可能性。4另一方面,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上帝所设计的创造,却不需要漫长的时间。5

  纵观历史,有关地球及宇宙年龄的说法频频变更。古希腊人和古印度人常从时间的无限轮回方面来思考。希伯来早期的基督徒相信自创世以来只过去了几千年。近期创世说的概念也曾在中古时期盛行,并在宗教改革时期受到肯定。对于马丁路德来说,圣经对起源做了至高无上的叙述,而《创世记》中描写的洪水,是地质史上的最有力的事实。6总之,现代科学的奠基人士相信的是发生在大约公元前4000年的近期创世。但从18世纪中叶起,那种认为有漫长时间段的想法就开始扎根,只是在19世纪前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变化。7此后,一种认为地球8和宇宙的年龄是可知的观点,在西方思想中缓慢而稳定地增长。

  地球年龄问题已被许多观点研究过了。一些基于地球表面及太阳的冷却率的早期估测,9通常算出的日期是不足1亿年。其它的研究则基于钠从河流汇集到海洋中所需要的时间(以假设起初海洋中没有钠为前提)。这种计算方法算出的时间,与基于冷却率算出的时间几乎是一样的,然而当研究者估测地面上沉积物聚积率时,则出现了较古老一点的估测。本世纪早期,对不稳定放射性元素(放射性测定年代)半衰期的研究,将对地球年龄的估测从20亿年增加到30亿年,后来又增加到46亿年。10最典型的估测把宇宙的年龄定在150亿年左右,虽然有人认为应是该数的2倍,11但也有人认为是其一半的时间。12

  在这一章里,我们要探讨的是用来反对近代创造说的时间争论,其范围从巨型珊瑚礁,到微小的放射性钾-40,到碳-14原子。空间不会掩盖人们曾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然而,为了对时间问题有一个总体的评价,我们将考虑到很多问题。因为致力于用长久年代论来解释资料的科学家人数,比致力于近期创造论的人数至少多上百倍,所以许多问题的矛头都指向近期创造论也就不足为奇了。有关长期地质时间之确实性的疑问及争论已在13章讨论过,并将在15章继续讨论。

活的礁石

  在1890年一个宁静的黑夜,英国──印度的“基达”号轮船穿过澳大利亚北部星期四岛附近的托雷斯海峡──它位于大堡礁北端,是世界上分布最广的珊瑚礁群。这艘船突然撞到一个珊瑚礁顶,其大部分外壳被撞裂,三分钟后,船沉没了。船上293名乘客中几乎半数遇难。在1802年到1860年之间,这个海峡曾被图示且仔细圈点出来。水手们都认为该处没有礁石。有人认为,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从测量水深时到1890年之间,此处迅速生成了一片珊瑚礁,于是导致了悲剧的发生。13

  珊瑚礁的产生有赖于各种生物体的活动,这些生物体带走溶解在海水中的石灰(碳酸钙),并在由活的生物体所造成的底盘上缓缓增长,生成一个巨型结构。软件动物、有孔虫和苔藓虫都会产生出大量的矿物质,导致礁石的生长。然而,生物学家只把珊瑚和珊瑚藻视为最重要的“贡献者”。

  珊瑚礁的生长率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这不仅是因为这些礁石是航海中潜在的危险,还因为它们形成所需的时间量上有问题。有人在想,这种巨型结构是否像圣经中所说的,在几千年里就可以形成。天路在线为唯一授权发布网站,严禁盗版。

  澳大利亚的巨型大堡礁看上去并没有给圣经提出棘手的时间问题。虽然它长达2千多公里,并距离海岸320公里之远,但在穿越礁石下进行的钻油作业,却只遇到不过250公尺的石英沙(一种无礁沉淀物),14这就表明,它是一个无需太长时间来形成发展的较浅构造。另一方面,在西太平洋埃尼威托克环状珊瑚岛上进行的钻油作业,在到达火山岩(玄武岩)基之前,穿过了1405公尺显露在外的礁石物质。15从大多数研究者所估测的生长率来看,形成这么厚的一处礁石至少得要几万到几十万年。一个作者在批判圣经所描绘的模式时指出,埃尼威托克珊瑚礁要在不到1万年的时间内成形,必须得以每年140公分的速率生长。他说:“实际观察证明,这种增长率是极不可能的。”16

表14-1 测量珊瑚礁石的生长

珊瑚礁石的生长速率

评估方法 速率(公分/年) 长出1400公尺礁石所需的年数 作者(年代)
碳-14测年法 6-15 233,000-93,300 Adey(1978)
珊瑚生长潜力的估测 0.9-74 1,550,000-18,900 Chave et al.(1972)
碳-14测年法 1->20 1,400,000-<70,000 Davies and Hopley(1983)
生长轮(及极限) 7(3.3) 2,000,000-424,000 Hubbard et al.(1990)
潜力估测 80 17,500 Odum and Odum(1955)
测量水深 280 5,000 Sewell(1935)
CO2 系统 2-5 700,000-280,000 Smith and Harrison(1976)
CO2 系统 0.8-1.1 1,750,000-1,270,000 Smith and Kinsey(1977)
测量水深 414 3,380 Verstelle(1932)

珊瑚礁架构的最高生长速率

种类 速率(公分/年) 长出1400公尺的礁石所需的年数 作者(年代)
Antipathes Sp 143 9,790 Earle(1976)
Acropora Palmate 99 14,100 Gladfelter et al.(1978)
Acropora Cerricornis 120 11,700 Gladfelter(1984)
Acropora Cerricornis 264-432 5,300-3,240 Lewis et al.(1968)
Acropora Cerricornis 100 14,000 Shinn(1976)
Acropora Pucchra 226 6,190 Tamura and Hada(1932)

  研究者在判定礁石的生长速率时遇到了许多问题。有的估测比其它的估测(表14.1)快了500倍,这一事实表明,我们对这些复杂而微妙的生态系统真是了解甚少。一些研究中,稀少的珊瑚分布反映出珊瑚礁形成条件的严苛。最好的生长速度似乎是发生在海面下一点点的地方。17珊瑚礁不能在海平面上生长,研究者有时用古代的珊瑚礁表面来估算过去的海平面。既然海平面会限制珊瑚礁的生长,在估算接近海面的生长时,也会受到限制其生长的环境之强烈影响。低潮会使构成礁石的珊瑚在空气中暴露过久而死亡。来自大陆的淤塞与污染也是有害的。另外,现今有大量的珊瑚礁正在消亡中或已经消亡了。18在过去地球人口不那么密集、污染较轻时,这些构成礁石的微小生物可能生长得较快些。

  人们也必须记住,在较深的海平面下,由于缺少光线,珊瑚礁也会停止生长的。因此,科学家们估计,现今位于海平面下1405公尺处的埃尼威托克环状珊瑚岛的火山基石,在珊瑚开始生长时是接近于海平面的。基石渐渐下沉,珊瑚渐渐向上生长。

  我和我的一些已经毕业的学生,为了判定珊瑚生长要受多少种不同的环境因素的影响,曾对埃尼威托克岛上构成礁石的生物体,以及其它一些有礁石生长的地方的生物体进行了研究。温度若缓慢增加几度,其生长就会加速,而海面的紫外线会抑制其生长。19这些以及其它一些因素对礁石的生长速度影响极大。虽然一些坚硬的“大脑”──有特定形状的珊瑚和珊瑚藻的生长缓慢,但其分叉结构却生长异常迅速。健康的珊瑚分叉密集在一起(图14.1),以极佳的速率生长(表14.1第二部分),使珊瑚礁快速形成。很多珊瑚常常在彼此之上形成分支,这样生长率便更快。10个分支分别以每年100毫米的速率生长、并每年再分出3个分叉来,单个分叉在10年之内总共生长了59公里,其增长潜力之大令人惊叹!20

  许多研究人员已经研究过珊瑚及珊瑚礁的生长速率。在表14.1中存在一些估测。在表顶部命名为“礁石生长率”的部分,是针对来自礁石的一个整体观察,而名为“珊瑚礁主要构成物最高速率”的那部分,则表明了那些能够为礁石提供自然框架的珊瑚的最快生长速率。这种框架会为较小的构成礁石的生物体提供保护,同时也对通过水传送的沉积物构成危害。请注意,礁石21及其主要构成物22最快生长率,使埃尼威克珊瑚可以在不到3400年的时间里达到1045公尺厚。礁石的最快生长率是通过探测水而深测出来的,这是最为直接而简便的方法,比那用间接方式所得到的较慢生长率要可靠得多。这一数据只是表明礁石的生长率,而不是当作对圣经几千年前创世这个概念的一种挑战。

图14.1生长在位于马绍尔群岛的埃尼威托克岛上礁湖顶部的珊瑚礁。位于海面下的最高礁石约为7公尺。

珊瑚的每日生长线

  一些珊瑚在生长时会产生每日生长线。这些线条构成了推断珊瑚古老年龄的季节性图案。一些作者指出,据测在大约3亿5千万年前就生长起来的泥盆纪珊瑚,每年会出现400条每日生长线。这成了证明地球在过去要旋转得快一些的证据。23计算结果也表明,地球用了几亿年的时间,才慢慢减速到现在每年365天这个速度。然而,整个证据都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计算珊瑚的生长线是十分主观的,因为很难给它们下定义。在同一个样本上,有人找到的生长线是别人的两倍。24而且像海水深度这样的环境因素也会影响生长线的形成。25

化石礁

  除了以上讨论的天然礁石外,化石礁石也存在于地壳的沉积岩层上。一个著名的化石礁,26努布律均礁群,位于澳大利亚东部史提瓦镇附近的内陆。它由珊瑚藻而非珊瑚构成。它被归算于泥盆纪,据估测大约有4亿年的历史。在地质柱岩层分布中,许多化石礁是处于泥盆纪之上或之下。换句话说,这种礁石完好地保留在地球的化石层中。因为礁石的生长要花很长的时间,所以这种化石礁不可能是在圣经中所记载洪水泛滥的那一年中生长起来的。对于化石记录显示出的生命是经过好几百万年的进化而来,还是形成于那场紧接着近期创世之后的创世记洪灾,这个问题是十分重要的。

  当第一次看到Nubrygin礁时,我就为之一惊。这个十分著名的珊瑚藻礁石群并没有显出礁状结构。它是碎珊瑚藻化石和一些不像礁石的岩石之混合物,而这些岩石就飘浮在完好的母岩之中。我明白了为什么一些研究者近来会认定它是岩屑流而不是礁石。27因为岩屑流能够迅速形成,所以这种所谓的礁石就不能再被用来反对圣经起源模式所提出的短期的说法。然而,既然科技作品描绘出成百上千种其它的化石礁,一个简单的例子并不能解决时间和礁石的问题,而实地考察者常通过向上的前寒武纪地质柱来描述它们。28除了一些明显的例外,这些化石礁与现在的天然礁石比起来普遍都小得多,但是如果它们每一个都像真正的礁石那样生长的话,那它们完全形成就至少要好几千年的时间。

  鉴定化石礁需要解决许多问题,这甚至反映在对礁石的模糊定义中。一个真正的礁脉显示出的是:由抗波动结构的海洋生物体造成的缓慢积累。许多所谓的化石礁看起来只不过是借助水流形成的沉积聚积物,但它们可以迅速形成。

  有一篇报导描述了大量的化石“礁”,这些化石“礁”现在被研究者重新定义为迅速聚积而成的岩屑流,29而奥地利阿尔卑斯山上著名的Steinplatte化石礁被描述成一个“沙堆”。30研究沉积学的一些专家指出,“对这许多古代碳酸盐‘礁’较为细致的考察可以表明,它们大部分是由碳酸盐泥和‘飘浮’在泥浆基质中较大型的粒子共同组成的。在大多数古代碳酸盐堆中并不存有足以证明稳固有机体框架的有力证据。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它们与现代珊瑚藻礁是大不相同的。”31漂浮在泥浆基质中的粒状物,很可能可被迅速沉积下来。其它的研究者则“对用现代礁石来解释其在古代的配对物的说明表示失望!”32

  研究者们有时试图通过分析礁石中化石成分的方位,来判定一个古代的“礁石”是否代表一个真正的生物实体。如果珊瑚处于一个向上的(生长)位置,那么它们就可能是在被发现的地方生长起来的。科技著作中有关方位的非定量的评论并不意味着什么重大意义,因为礁石物质的运送可能导致一部分在某些地方流失。一个有关量的研究表明,在一些化石礁中产生的成分,呈现的方位是向上的,正如人们想象的生长位置那样。33这一资料并不阻碍在灾荒期间较早形成的大片礁石核心部分的流动与沉积。地质学家报导过礁石质块的移动,以及奥地利阿尔卑斯山中含有化石礁的巨型沉积岩层在阿尔卑斯山形成时被挤压到其它岩层上,而移动了好几百公尺。34

  如果化石礁代表着移动过的群体,那么,对于它们在地质柱中现存位置上形成的时间这个问题,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在圣经的历史中,处于创世与伴随着礁石移动的洪水期之间,形成某些礁石似乎是合理的。然而,移动的情形一点也不受到洪水模式的限制。当我们考虑到灾变说,以及地球表面大陆飘移等地质解释的新趋势时,一小块礁石的移动也就不那么戏剧化了。

  我们也应当考虑到,有些化石礁可能是在创世与洪水泛滥之间生长起来的,并没有移到别的地方去。它们仍然位于它们原来的生长环境中。位于基岩(前寒武岩)上的礁石尤为适合这一解释。

  当我们斟酌天然礁与化石礁两者的解释时,大量的臆测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虽然现在许多的珊瑚礁看起来生长很慢,但其它的却很快。虽然“所有的古化石‘礁’都是快速移动的结果”的说法并不成立,但它们在Situ结构中的身分常常是可疑的。我们现有的知识告诉我们,有关礁石形成所需时间的问题并不会对近期创世说有威胁。

化石中的恐龙窝

  既然创造论者宣称,大部分的地质堆积柱是在世界大洪水那一年堆积起来的,他们就不想发现任何需要长期发展的证据。一个适当的问题,就是化石记录中的恐龙蛋窝穴偶而会出现在上层岩层中。每个窝平面都设定为代表一年以上的时间。

  古生物学家已报导过许多群可能显示出其窝穴所在地的恐龙蛋。它们位于不同的地方,包括南北美洲、蒙古、中国、印度、法国以及西班牙。35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是在蒙大拿州。蒙大拿州州立大学洛基博物馆的约翰‧荷内描述过不下10个恐龙蛋窝穴。36每一个窝穴都有两个到二十四个恐龙蛋。有一个窝穴曾被精心安置,其中的蛋都是竖直的。这些窝穴在垂直3公尺的距离中分为3层。在其附近发现了大量蛋及其它窝穴的碎片。有一个窝穴的蛋里还残留着胚胎的轮廓。人们还发现了11只大约1公尺长的小恐龙,是新孵出幼恐龙的3倍大。

  恐龙窝穴出现在白垩纪沉积物中,而大部分创造论者都把它解释为沉积于创世记大洪水期间。对于这些完好保存于地质层中、缓慢而“正常”的繁殖行为的证据,创造论者应该做些什么呢?一些选择性的观点随之而来,然而任何有关恐龙窝穴的讨论都是极具臆测性的。

  首先,辨认恐龙窝穴时,谨慎是必要的。一个由沉积物构成又被更多沉积物所覆盖的窝穴,并非那么显而易见。在其附近找到几颗蛋,并不足以代表那是一个窝穴,尽管窝穴的确认经常是由此推断出来的。也许真正的窝穴比宣称的窝穴要少得多。不管怎样,那些被精心放置着蛋的窝穴毫无疑问是真的。在有的地方,我们发现了分布广泛的恐龙蛋壳碎片,甚至整个的蛋,但是它们可能是洪水前就存在的蛋,并不能够明确地显示出由窝穴所引出潜在的时间问题。

  一些创造论者曾提出过,窝穴可能是在洪水发生不久后才形成的,37但是它们在地质柱中的位置可能会引出一个疑问。地质柱极其重要的一部分(新生代)位于含有窝穴的岩层之上。对于提出新生代的部分时间包含在洪水时期的创造论者来说,这种方法根本无法提供解决之道。

  蒙大拿州的例子似乎非比寻常,而且也极可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在世界其它大部分地方,在恐龙蛋里找出恐龙的情况是很罕见的。38我们可以提出一些新的解释。比方说,一个有着12—15只恐龙(每只为1公尺大小)的窝穴,可能反映出恐龙在灾荒条件下群居的行为,而不是所推测的它们死于饥饿。坐以待毙似乎是不正常的。这些幼龙没有显示出被捕食的样子──没有什么个体试图吃掉它们。39在蒙古发现一只恐龙明显地在孵22个蛋,这是个令人迷惑的发现40。这可能也反映出遇有一种灾难而遭到埋葬的情形。

  我们可以想象,恐龙可能是在洪水上涨前的几个月产下了蛋。据估计,有的恐龙每年约产100只蛋。41然而,偶而发现于这些窝穴里的那些发育完备的恐龙胚胎及幼龙,是否可能在几星期的时间里,就像在创世记大洪水这样的事件中,发育成形呢?我们可以想象,这些恐龙蛋在被产下后会发育生长,甚或在母龙产下它们之前已经发育成长了。还有的小恐龙甚至可能是被生下来的。某些蜥蜴和蛇类出于发育和保护的原因,会保留它们的胚胎。沿美国西海岸线的似鳄蜥蜴在南方产卵,而在北部较远处的一种同类,则将其胚胎保留在母体的薄膜里,直到它们发育完全。澳大利亚的另一种蜥蜴,在有些地方会产下卵,而在别的地方则是生下幼仔,甚或又在另一个地方保存胚胎,并给予不完整的外壳。42这些例子说明,为生长发育保留胚胎也许是爬行类动物的一种简单适应性。在犹他州克利夫兰-劳埃德恐龙场发现一只极可能含有胚胎的恐龙蛋,有双层蛋壳,这可归因于在灾难时期被保留在母体的输卵管中。43另外,恐龙化石通常都是成群出现的。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在一系列的洪水淹没了较低地面时,一群恐龙在各自窝穴之上再起窝穴?于是一批批的蛋得以快速产下。

  恐龙蛋向人们展示了其它一些令人不解的事实。虽然大部分恐龙蛋看起来都是正常的,但病态的(异常的)恐龙蛋仍出现在某些地方,尤其在法国、印度、阿根廷和中国。44较普遍的异常是双层蛋壳,这可归因于产卵期母体无意地将卵留在体内所造成的。鸟类在面临压力和疾病时会产下异常的蛋,恐龙与鸟类在这一点上有着重要的相似之处。45在我们能够推论出更多有关恐龙的繁殖生理(尤其是在危急时,就像人们所想象的发生洪水时)之前,我们必须谨慎地解释恐龙窝穴的证据。

  大部分恐龙蛋和窝穴都出现在地质柱的白垩纪岩层的上层部分,46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而成年恐龙则出现在整个中生代(见图10.1术语)。为什么这些窝穴与成年恐龙的分布不一致呢?是否恐龙在洪水泛滥较为平静的时期(中生代后期)产下它们的卵,并在某些地方为卵的生长发育留出一点时间呢?但是为什么在恐龙蛋中很少看到发育的胚胎呢?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人们认为灾难时期随机的保留措施会抑制恐龙胚胎在各个阶段的生长发育。在有关创世的内容中,创世记大洪水或许能给这个谜团一个答案。这场洪水可能在这些蛋被产下后不久便阻断了其胚胎的发育。

  另一个让人惊奇的事就是蛋白质在恐龙蛋中的出现。47研究者把这视为“极为值得注意,因为它们(蛋白质)在化学上不太稳定。”48进化论者估计这些蛋约在6千万年前产下。我们可以想象在这么长时期内的化学剥蚀作用,尤其是当地表水侵蚀那些包围蛋的沉积物时。也许那些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古老。

  当恐龙窝穴引起在洪水期间贯穿它们的沉积物的问题时,以上提到的各种反常现象,对标准“正常”的解释产生了有趣的疑问。另外,这些窝穴都被埋葬起来的事实,可能反映出一种灾难性的情形,就像我们所能想到的创世记洪水一样。

蠕虫道

  有些岩石含有“蠕虫道”和动物洞穴化石。它们是由许多生物体,像蠕虫,造成的管道状结构。沉积物中液体和气体的释放,形成这样由活生物体造成的构造需要一段时间。这被视作是一个洪水模式的难题。事实上,我们应该想要去发现在洪水泛滥期间有机体生物活动的大量证据。为了认真对抗洪水模式,人们应该举出发生时间超过几个月到一年的因素。有些生物制造洞穴的速度可快达每小时1千公分,尽管正常的速度比它要慢得多。49

  生物活动速度如此之快,以致于在较浅的海洋环境中缺少这种证据,也可能表示一些沉积岩层的迅速构成。我曾住在靠近当时我正在研究的珊瑚生物体的海底。我在水下15公尺处工作,用的是后来位于巴哈马的水下实验室。一天晚上,一场猛烈得足以震动我们实验室的风暴让我无法入眠。第二天早上,我惊奇地发现风暴在整个海洋的沙底上留下了一片整齐的波浪痕迹。三天以后,鱼、蟹、蚌、蜗牛和蠕虫,这些一直在沙中觅食的动物弄平了整个波纹图形。研究者已经报导过在此两、三周之后发生在圣女岛上的这一毁灭过程。50这种观察表明,假如有足够充分的时间的话,完好的岩石将不可能在觅食的生物体与蠕虫道中保存下来。因为我们发现这种构造经常出现在海洋沉积物的古岩层中,所以这表明它们一定是被快速掩埋的,从而避免了大量生物体的摧毁。

岩石薄层

  针对近期创世说提出的另一个时间问题是地球沉积岩层中有众多的细致岩层。那些被称作岩石薄层的岩层一般小于一毫米,通常都含有那些从每一个岩石薄层的底部到顶部、由粗糙逐渐变得细致的沉积物,或者它们可能由两部分组成,比方说一层细致、平坦的沉积物,与一层富含生命物质的沉积物相结合。要花一年成形的那种岩石薄层就被称为“年层”。因为真正岩层成形的时间是颇具争议性的,所以我们在本章讨论中用的是限制较少的术语“岩石薄层。”

  研究者已报导了好几百万位于怀俄明州含有鱼类化石的格林河岩层中的岩石薄层。如照平常所解释的那样,每一层要花一年成形,那么我们就无法将其中暗含的几百万年与近代创世说协调、联系起来。有的湖泊含有好几千个岩石薄层的沉积物。有时研究者通过将各种厚度的岩层块匹配起来,从而将几个古湖泊中的岩石薄层联系起来。这些联系有时导致了总计约上万年之久的连续性。它们也是对近期创世说认为地球是在几千年前创造的这一概念的挑战。

  另一方面,一些研究对岩石薄层呈现周年活动的这一解释构成威胁。位于瑞士Walensee的近代沉积物分析表明,平均每年有两个岩石薄层生成,因而在大约5年的时间里沉积出岩石薄层。51另一项研究统计了位于怀俄明州格林河岩石中两个分布广泛的火山灰岩之间岩石薄层的数目。如果它们表现出的是周年性的活动,那么我们可以想到在不同的地点有着相同的数量,然而这两个同样的灰岩之间的数量因地而异,从1089到1566不等。52科罗拉州一场持续了12个小时的洪水,沉淀出100多个岩石薄层。53实地考察以及在实验室中进行的实验证明,它们能够在短短几分钟、几秒钟之内、或是瞬间形成。54其它的实验也表明,沉积物能够以每秒几个的速度变为岩石薄层。55有的实验表明,某些岩石薄层可在几个小时之内在单纯的沉积物中沉淀形成。56然而,人们认为有的岩石薄层是通过在静水中的沉淀,而不是由其它的移动方式而形成各不相同的样子。虽然这些快速的速率并不能证明格林河岩层中上百万个岩层的沉积是在创世期间形成的,但它们却表明了为这些岩层推测的长久年代的选择性。地质学界需要在这些方面做更广泛的实验研究。

  当我们试图将不同地点的岩石薄层联系起来时,问题出现了。57无论是在瑞典或是北美,试图将几百个岩石薄层顺次连接的诸多实验都陷入了麻烦。这些用来实验的岩石薄层中,有许多被视为冰河“年层”。过去估测北美的岩石薄层达28000年,在碳-14测年法进行重新核对后,被解释为只有1万年多一点点。58

  另一个与岩石薄层有关的对近代创世说构成威胁的问题,涉及到30多次碳-14测定的年代,这些年代一般都随着岩石薄层深度增加而增加。59岩石薄层和碳-14测年法,有时达10000-13000年。但是,岩石薄层与碳-14的相互作用存在着一些问题,它们包括:(1)岩石薄层通常要比碳-14测年法更可靠,研究者利用岩层来确认碳-14测年法──这两者的结果,有时并不相同。(2)在统计岩石薄层时会有一些棘手的问题,有的部分似乎消失了,或是模糊不清,并且有的岩石薄层薄到难以辨认;因此不同的研究者算出了不同的数目。(3)研究者承认碳-14测年法有多种选择。60在我们拥有更多更好的例证前,我们必须保持谨慎。

连续的森林化石

  有时会出现一些有关生长连续的“森林化石”所需时间的问题。在垂直林带中,我们会发现它们是一层迭一层的。黄石国家公园里连续的森林化石的生成和埋葬,看起来经历了好几万年的时间。然而,一些数据表明掩埋整个森林化石群的是快速火山活动,61而且黄石沉积物的大量沉积特征告诉我们,树木化石的生长环境并不正常。62此外,在1980年华盛顿州的圣海伦斯山发生火山爆发后,成千上万的树木垂直浮在鬼湖上。63这些发现表明迅速掩埋这些直立的树木,或与创世记洪荒期间的水及火山活动有关,而不是连续的森林的缓慢生长。

其它的时间问题

  有的人对树木的石化、煤炭的形成速度,以及地球磁场的逆转速度提出疑问。树木能够在几年时间里石化。64在适当的环境下,尤其是较高温的环境下,煤炭能够在几小时到几年的时间里形成。65并且有人已经提出,大型磁场能够在几个月或几天时间里发生变化。66一位研究者提出了一天之内的完全回转。以我们现有的知识来看,这些有关时间的问题并未对近代创世模式构成严重威胁。

碳-14测年法

  一些不稳定的放射性元素的低衰变率已成为某些时间测定方法的基础。以此为据测出的几十万次时间结果已被公布出来。67虽然许多时间与标准的地质学解说相矛盾,68但其中有许多相一致的部分值得认真注意。我们将简要地提出两种普遍运用的系统。在这一部分我们要先研究碳-14;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氩和钾。

  碳-14(14c)原子怎能反映出一块骨头的年龄呢?其基本原理是相当简单的。据发现,碳-14存在于骨头和其它生物体内,并缓慢变成氮-14。碳-14越少,骨龄就越大。碳-14测年法,亦称放射碳测年法,对有机残留物是格外有用的,比方说树木和壳这一类有碳的代表性样本。只要研究人员接受某些特别的假设,这种方法也可用于石灰沉积物甚至浊水上。

  植物主要从空气中含有极少量碳-14的二氧化碳中获得碳元素。当动物吞食植物时,它们将其中的碳-14吸收到身体中去。这种碳-14具有放射性,并且每一克完整的碳以平均每分钟13.6个原子的速度分解。每个人的身体中平均每分钟大约有17万个碳原子分解。碳-14的含量在我们整个生命过程中总是保持稳定的,因为我们能够从食物中不断的得以补充。当某个生命体死亡了,它的身体就再也无法获得新的碳元素了,于是碳-14的含量开始下降。在大约5730年后,有一半的碳-14原子将衰变掉,再过上5730年后,则剩下的碳-14原子中又有一半将变成氮,于是只剩下了原来碳-14原子的四分之一。因此,碳-14含量越少,就表示标本的年龄越大。因为在测量稀少的碳-14原子时的种种限制,加上较古老的标本中含量很低的碳-14可能会受到严重的污损,所以在4万到5万年之后,这种方法就没什么用了。69

  虽然碳-14测年法看起来十分简单,并且对几千年前的测定通常可以得出预期的结果,但实际上还是有许多的麻烦。比方说,经碳-14测定,现存于冰岛的水生藓类有6千—8千年的历史。70内华达州的活蜗牛看起来有2万7千年的寿命,71大部分的海洋活标本经测定至少都有几百年的“岁数”。72这些例子阐明了有时号称的“储积作用”,这大概是碳-14测年法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一些活样本经碳-14测出的年龄不可思议,这是因为它们所在的环境中碳-14含量低于正常状态,因此它们即使是在死前,都“经测定”而显得很古老。其它反常的现象可能缘于其它原因,比方说碳-14原子与其它碳元素间的相互转换。例如,一头阿拉斯加冰冻麝牛的头皮肌肉经测定有24140年历史,而其尾巴却是17210年。73夏威夷的海洋甲壳类动物,如果被保存在火山而不是石灰石中的话,测出的时间就比较短。74

  要测定碳-14的年代,人们必须清楚碳-14在被测试的生物体内合成时所含的比例。为了确保这一方式的可信度,我们能否确定提供碳元素给生物体的大气所含的碳比例,在过去足够稳定,可以保证这个方法的可信度呢?人人都同意有重要证据证明含量会变化。创造论者提出有大的变化,而非创造论者试图去更正较小的矛盾。

  碳-14测年法还面临着其它不太严重的问题。譬如说泥土就是很难测定的75,因为生命物质上上下下不断迁移。生物体优先选择的是碳-12,而不是碳-14(分解──在生化活动中),虽然研究者能够通过相当简单的运算轻而易举地纠正这一问题。核爆加速碳-14的集中,而工业革命经由向空气释放化石燃料中放射性较小一点的碳元素,就会减少碳-14的含量。再一次纠正这些难题也不难。然而,这些例子证明环境的变化能够很容易地影响到数据。因为某些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所以对这方法“有的考古学家在绝望中表示放弃是不足为奇的”。76虽然碳-14测年法有许多的问题,但它还是得以保留下来,因为在测定50000年之内的时间时,似乎没有更为可靠的简单方法了。测定11具早期北美洲人体骨骼的年代充分表明这个时期测定年代的困难之大。早期几种测年法公布的年代平均超过2万8千年。新的研究说,这些骨骼平均不超过4000年,但这些更正的年代也面临着挑战。77

  碳-14测定的年代与其它时钟之间也存有一些矛盾。曾因提出碳-14测年法而获得诺贝尔奖的李碧,几年前提出,根据年轮得出的树龄与碳-14测得的树龄是不同的。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提出树木有时在一年中不止生出一个年轮。78他的观点并没有得到认同。现在的研究者普遍认为把碳-14测出的时间,转换为主要依据年轮得出的真正时间,79其中的差距通常不超过10%。在过去3000年,这个差异特别小,虽然公元600年左右的年轮用碳-14测量,早了150年;公元前2000年的年轮,用碳-14测量,又晚了300年。我们找不到公元前3000年的活树林,80除此之外,土块的厚度也改变了许多。

  经年轮得出的树木亚化石样本年代约为公元前9000年,由碳-14测出的年代要比前者晚1200年。然而,年轮测出的树木标本年龄是有问题的。研究者时常把某些变化中的环境因素,比方说降雨量,所造成的年轮不规则图案与年代测定做配对。如果两块木头的图案一致,那么这就表示年轮是在同一时期长成的。把树的年轮做配对往往既困难又主观。有时年轮并不能充分显示出有用的变化,或者两个年轮可能在好几个地方显示出同样具有说服力的匹配性,这二者中可能只有一个是正确的。一组从10个不同地方收集的花旗松标本,通过简单的统计测试,与主要年轮年代记录相比较,发现在113处相匹配。81用以纠正这一问题的统计方法正在改善,但是有的统计学家把构成碳-14主力的狐尾松和欧洲橡树年轮的年代记录,分别描述成“嫌疑犯”和“假的相互关连”。82

  对碳-14测年法的校准刻度也与年轮消失的问题相抵触。83亚利桑那大学年轮实验室的佛格森利用加州怀特山上的狐尾松,提出碳-14测年法的基本年轮年代表。他通过配对年轮的方法,将在该地区发现的枯木与活树年轮的年代记录联系起来。然而,有时其中10%的年轮都消失不见了。84另外,他指出:“我通常无法测定那些有一两千个年轮,却有7500年的主要年代记录的标本,即使是采用放射性测年法。”佛格森从来没有为他的主要年代发表过任何未经分析的资料,以至于掩盖了它的确实性。在欧洲,对那些年代在公元前9000年以上的古橡树和松树的测定,经证实也是有困难的。虽然研究者已考察过5000多个标本,并且碳-14测年法也被用来与之配合,85但结果却是不确定的。86单一的标本通常最多只有几个世纪,而且为了测定公元前9000年的数量,它需要许多难以形成的配对。研究过橡树与松树之间匹配的考察者将其视为“试验性的”。87

  另外,年代测定法在刚用碳-14测定标本年代时,有回转推理的因素,尔后将它配对,就把配对作为碳-14测年法精确测定的基础。那种程序似乎对年轮证明碳-14测年法这一论证提出了疑问。如果年轮的匹配是完全独立的,那么人们在提出校正时就会有更多的信心。对碳-14测年法的校正,反映出较年轻的一般图案(碳-14含量较多)。有关这一总趋势的变化,88在某些情况下,一个碳-14常能够测出3个或更多不同的年代。89有人利用珊瑚上的钍-230/铀-234测年法,试图将碳-14测年法的校正扩展到3万年。90其它研究者运用这两种方法得出的结果相差一千年,使得这种校准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信的。91近年来被接纳的碳-14校正似乎并不牢靠。

  一些碳-14的数据很明显是经过选择的。从新西兰南岛沉积物中逐渐深入的有机土层获取的由碳-14法测定的一系列年代,有9900、12000、27200、17300及15650年不等。92随后的声明排除了17300、15650两个反常的年轻数据,发现是由低于27200年之物质测年法而得的。93这种“纯化”做法是公开而完全诚实的,因为研究者相信年代测定方法的假定。然而,在上述例子中我们可能会想,这些被认为造成这个序列中较低部分反常的因素,不能成为接受其它测年法的依据。

  圣经上有关起源的记载,表明生命的起源是在几千年前。碳-14测年法推断的年代比那个时间要早得多。其中许多都排列有序,就像上面曾提到的岩层薄层一样。毫无疑问《创世记》中描述的大洪水会造成我们地球上碳元素周期的巨大变化。创造论者普遍认为,在那场洪水泛滥之前,空气和植物中的碳-14含量要低一些。他们随后提出,那场灾难后的“逐步”调整使碳-14缓缓增加。94洪水后大约1000-2000年的碳-14含量逐渐上升会产生计算上较为古老的年代,以及在岩石薄层和其它沉积物中发现的序列。创造论者提出的有关碳-14含量浓度的变化,包括被非创造论者用来解释碳-14不规则的其中一部分。我们应该特别提一下:(1)洪水前较大的碳元素储量稀释了碳-14;(2)洪水前较强的磁场引开了产生碳-14的宇宙射线;(3)洪水之后碳-14被混合到海中的比率,会影响大气和海洋中碳-14的浓度;(4)产生碳-14的宇宙射线源的强度发生了变化。95

  创造论和那些相信生命的演变发展要经历很长时间的人,都用过去条件状况的不同来解释和调整由碳-14测年法得到的粗略数据。区别就在于发生变化的种类,尤其是这些变化的速率。创造论者提出,因为创世记大洪水,碳-14浓度发生了巨大而迅速的变化。

  (因盗版猖獗,为防盗版,以下从略)

上一篇:第十三章 世界性大洪水的地质证据
下一篇:第十五章 有关地质年代的一些问题
共 2 条评论。
吴亮 在 2011-9-5 20:46:00 说:
此正版书哪里有买呢?
安得帐幕 在 2011-9-6 15:57:00 说:
本站没有,以后可以留心,看网上有没有。
用户名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  
密 码
评 论
  

引用本站资料请注明出处

天路在线
www.sdac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