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啦免费统计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天路在线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2018年1月24日,星期三,13:28   
 
圣 经

怀 著

社 区

堂 址

留 言

日 落
首 页文 章书 籍专 辑教 会健 康音 乐影 视图 片百 花探 索问 答供 求
当前位置:专辑 > 黄有诚牧师专辑 > 见证分享

浏览字号:

耶穌帶我斬將過關


 2010年2月3日,香港氣溫在攝氏16度左右,窗外晨光熹微,幾棵樹的枝頭小鳥争鳴,蝴蝶在花叢中起舞,微風吹過朵朵鮮花,也在婆娑搖動,正是一個動人心弦的早晨。
  我照往常起來,上洗手間梳洗,當我如厠後想站起來,卻發現四肢無力。顯然地,有不測的事將發生在我的身上,家人趕緊把我送到荃灣港安醫院;內外科主診醫師胡子奇醫生,初步為我檢查,認為有可能是中風的跡象,有必要留院作進一步檢查與觀察。從他的語氣與眼神看,直覺事態有點嚴重。在家人替我辦住院手續,用輪椅將我送入405病房時,我內心在盤算,如何面對這場病?又如何與仇敵魔鬼打這場硬仗?
  2006年4月3日凌晨,仇敵魔鬼曾經突擊我心臟血管,幾乎斷送我的生命。當時,所幸主耶穌帶我<走過死蔭的幽谷>。這回,魔鬼在我毫無意識的情況下,偷襲我的腦血管,擺明是要我的命。
  與魔鬼有過多次交戰,多少也得出一些經驗。我對自己說,千萬不能亂了陣腳,必須沉著應戰。當下,盡求臨危不亂,處變不驚,全心信靠主耶穌的眷顧與帶領。
  當晚,護士開始為我作心電圖診斷,同時頻頻為我量血壓,還抽血液去檢驗我的血脂、血糖、膽固醇、腎功能等情況。直覺告訴我,胡醫生正積極助我展開與病魔作戰。我得全力配合胡醫生的醫治,全面與病魔作戰。
  翌日清晨,送我去進行磁力共震診斷、發現我的<腦血管間歇性阻塞>,或稱<輕微中風>。胡醫生為了減輕我中風的機率,除了讓我繼續服食稀血丸ASIPIRIN外,另加薄血丸WARFIRIN,和其他的藥。不知因何故,我的血壓起了很大變動;有時飆升(SYS 190左右、DIA 100左右),有時降低(SYS 90左右、DIA 50左右) 。甚至作悶嘔吐,頭暈目眩,非常難受。
  看來,仇敵魔鬼想把我制服,非要好好折磨我一番不可;大事動員他的魔將魔軍們,全方位向我進攻。若不是有天父上帝的看顧,耶穌基督帶領護衛我的天使助陣,聖靈的安慰與鼓勵,我可招架不住。
  耶穌向我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耶穌的話,不但堅定我的信念,也增強我對仇敵魔鬼作戰的勇氣與信心。於是我像詩人一般相信,「我呼求的日子,我的仇敵都要轉身退後。上帝幫助我,這是我所知道的。」〈詩56:9〉
  我不但自己「不住禱告」(帖前5:17),也請家人發佈我病的消息,讓全世界關懷愛護我的親友和同工同道們,加入我的禱告行列,大家一起搖動天父上帝的大能與慈愛的手,給予我最大的安慰與幫助。
  一位國內年輕同工對我說:「黃伯,您不能倒下來,您要加油喲!」還有許許多多的電郵,如:「越南堤岸教會為黄牧師禱告!」、「我們全區會同工與教會都為你禱告。」、「讓我們以喜樂代替愁容,以讚美代替憂傷,篤信不疑的把凡事交託給上帝,上帝在患難中與您同行。」「祈求主按著祂豐盛的慈悲,格外施恩憐憫,使您快快康復起來,大有能力繼續事奉主。」
  有了東西兩半球成千上萬親友同工同道在私下、家庭、機構與教會中,日以繼夜在天父上帝面前為我代禱,大大震動仇敵魔鬼的大本營。大家還紛紛致電、來郵、造訪;明顯地加添我不少心力,勇氣和信心;讓我度過多少漫漫長夜,身心深受煎熬的日子。
  仇敵魔鬼不但耍陰,還故弄玄虛,讓人分辨不清虛實。就說3月1日早上,當我在家吃過早餐,服食了藥,躺在安樂椅上休息,忽然感到天旋地轉,胸腔鬱悶,呼吸短促,雙手還有點麻痺,家人見狀,恐怕我再度中風,即時電召救護車,把我送到附近政府醫院去。
  住進加護病房,我看到許多病重的人;有的心臟病,有的中風,有的糖尿病,有的癌症,還有的老人痴呆症。他們多數不能照顧自己,醫院送來的餐點,自己手顫抖又無力,無法吃上一口,護士見狀過來幫助,卻沒有耐心,只餵他們吃一兩口,就不再幫他們,見到這種情形真心酸。
  晚上,有些病人呻吟、有些語無倫次地自言自語,有些呼吸困難,需要醫護人員用吸管幫助他們把痰吸出來。在我右邊牀位的病人,患第四期癌症,已病入膏肓,一直與死神搏鬥,家人非焦急;我有點衝動,想下牀擁抱他們禱告,卻因自己一起身就頭昏腦脹,而無法到他們跟前,只有心中默默為他們禱告。結果,深夜一時許,病人再也撐不住,撒手而去,其家人無奈地抱著悲慟的心離開醫院。
  仇敵魔鬼讓我在這種環境裡,有意向我示威,打擊我的毅力,削弱我的鬥志。然而,他始終無法動搖我對主耶穌的信靠。他低估我對耶穌的忠誠,更錯誤判斷耶穌對我的呵護!
  在加護病房的四天三夜的觀察,並經過各種檢驗,醫生研判的結果,認為事發當初,的確是有過輕微中風,其後出現在我身上的現象,乃是藥物的影響所致。原來,阿司匹林藥丸(ASPINRIN)和薄血丸(WARFARIN Sodium)。一般來說,對心臟病與腦血管疾病的人,兩種藥並用,比單用任何一種藥,功效要大三倍;只是有些老年人卻不能同時並用,我就是其中一位。用了就會出現血壓偏低,人就會感到頭暈目眩,不宜走動,必須完全躺下平臥,才感到舒服。因此,經醫生評估後,對我目前患中風機率較高的情況下,建議我放棄ASPINRIN而只服用WARFARIN Sodium。
  因此調整後,服食的藥是:早上一粒CARVEDILOL。晚上再一粒CARVEDILOL,外加一粒LIPITOR,一粒COZAAR,兩粒WARFARIN;而在晚餐前一個小時,吃一粒防腸胃受傷的藥PANTOLOC。
  這些藥對我的身體,再沒有不良的反應。看來,這場與病魔的硬仗,已到終極階段,勝負分明。我為自己的康復,情不自禁地振臂歡呼:「謝謝天父上帝的慈愛,主耶穌的眷顧,聖靈的保守,天使的幫助,帶我斬將過關,完全勝過了仇敵魔鬼,脫離病魔的糾纏。」
  在此,感謝天父上帝,在這場與仇敵魔鬼的搏鬥中,讓我的家人與我的心愈加緊緊相扣,給予我貼身的照顧。衷心感謝關懷愛護我的親友和同工同道們,在這一個多月以來,不斷透過各種不同渠道,給我安慰與鼓勵;讓我在病困中走了出來。這份情誼,永誌在心。
  黃有誠2010/3/31凌晨3時22分寫於香港清水灣寓所

 没有评论。
用户名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  
密 码
评 论
  

引用本站资料请注明出处

天路在线
www.sdacn.org